黄山新闻中心 黄山高铁游 黄山自由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首页
旅游线路
酒店预订
黄山图库
黄山旅游黄山交通风景名胜徽州文化会议会展相关资讯黄山特产
您的留言
您现在在:首页>>黄山旅游>>黄山游记>>二十年一觉徽州梦

黄山游记

站内搜索




二十年一觉徽州梦(上)


  很长时间,身份暧昧不明。给别人留电话号码时,总是一长串。在歙县读书长大成人,然而户口本上的祖籍明明白白写的是浙江,是浙江吗?我和那个地方从来不曾亲近。最最通常的说辞是黄山人,黄山,那座闻名海内外的山,父母在那里工作,领着靠黄山旅游挣来的工资,我和我的父母,我们一家人的经济来源都靠黄山的赐予,可是黄山是谁的家呢?除了那些猴子那些松,那些旁若无人的鸟儿松鼠,黄山的云海黄山的泉,没有谁可以在黄山天荒地老的住下去,游客们匆匆来匆匆去,拥抱了黄山的朝阳晚霞阴晴雨露以后还是要走,走的时候带不走一丝云彩,我们坐着,看着,看人群涌来,看人群散去,我以为他们是过客,那一瞬间我忘了自己也是过客,谁都带不走黄山的一片云彩,所有的人来了都要走,谁可以在这里安度一生?我的家在黄山,多么自欺欺人的说辞。

  现在我在北京读书,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和所有在北京读书的人一样,渴望毕业以后在北京工作,在北京结婚,悲悲喜喜,哀哀乐乐,一直到把那座一个亲人也没有的城市住成身份证上的户籍,很多年以后再说起曾经在这里住过20年的土地,我这么对别人介绍:我的老家在黄山,不过我是在歙县长大的,歙县你知道吗?曾经是徽州府府衙所在地。是的,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北京人,离开现在这个贫困落后的徽州,做一个北京人,全家人莫大的喜悦和荣耀,不管在别人眼里我是不是只是一个新客。

  只有离开一个地方,你才可以重新注视它,打量它,用你之前20年从未有过的眼神,在北京做了半年的异乡人,然后k45次列车赶在春运高潮之前带我回家,火车悄然无声的驶过华北平原,驶过那条正处枯水期的黄河,驶过长江,看一路的地貌越来越接近心中的熟悉,我知道我快回来了,回到那个多雨多桥的江南,这里的河水从未听闻枯水期这个名词,这里的青山永远不老。在k45次列车上,自己预言了这个寒假我将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目光打量我生于斯长于斯的那块土地。

  我是徽州人,祖祖辈辈的徽州人,至此,徽州是我的口音,徽州是我江南女子外貌上有迹可循的身形,徽州是我血液里的遗传因子,徽州是磨灭不去的烙印,并且从此,将一脉相传。

  徽州。清晨5:30,黄山火车站,二十一个小时的硬座之后一张疲惫憔悴的脸,拎着行李,四处张望,然后我被来人接上了汽车,在天还未亮之际,趁未灭的路灯和车灯在视野前探出的那一片混沌的明亮,打量我这半年未曾谋面的家乡,车窗还留了一丝空隙,从那一丝空隙挤进来的风怎么也算不上呼啸。我自北方来,未曾见识过大浪,然而大风,夹着尘沙的大风却时常拍打我的窗户,那样的夜里,五楼,听风的呼啸,长驱直入。而这是江南,江南的风或者是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或者是浸透了潮气湿湿的风,不会是刀子,杀伤力是缓慢的,渐入心中,江南的女人骨子里是有风湿病的,江南是一把锯。果然,风里有湿气,5:30的家乡,空气里有湿气,车在家门口停了下来,我欢呼着去敲门。

  几天后是同学聚会,天南海北的同学们又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开心,当然是开心的,然而开心的背后,每个人心里都暗藏了那样的心理:看看这么长时间未见,你变了多少,是不是还是可笑的青葱岁月?曾经辉煌一时的徽州首府歙县现在只是一个小地方,大家都是在大地方读书,每个人都自认这些时间在外见识了很多变了不少,有点想看别人笑话的阴暗,于是那语气里除了亲昵之外情绪众多,试探?打击?然后几个女生便去逛街,顺理成章的抱怨这个小县城物质上的贫乏,一条最主要的商业街不需半个小时便可以通走一遍,大家各自读书的那些城市的比较,而歙县--事不关己了。

  当然事不关己了,事关己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抱怨新华书店进新书新磁带的速度是如此之慢,那时的确是痛彻心扉的,因为我们不得不依靠它,可是现在,我们只是嘻嘻哈哈的嘲笑了它一通。事不关己的人们指责旧的建筑被破坏,旧的文化在遗失,事关己的人们他们知道那些老房子里没有卫生间生活实在是不怎么方便,那些陡峭狭长的阶梯每踏出一步都要小心翼翼,高高的门槛们对老人来说是多么危险,搬摩托车进门出门是一件多么大的工程。将一块木雕卖给那些文物贩子,事不关己的人们愤怒了,事关己的人们只知道这个价钱是自己土里刨食刨多少时间都赚不来的。事不关己的人们崇尚怀旧,事关己的人们怎么赶都离时代差好长一段距离。那些游客们他们只是来走一走来看一眼,带着他的好奇心和优越感,他不在这里生活,他不是现在的徽州人,他不贫穷他不落后。

  我贫穷落后的徽州,我满目苍夷千疮百孔的徽州。
    我如今的徽州。

  你曾经的繁华去哪了呢?

  历史在徽州尚未消失断裂,如今的徽州人要“亮出黄山牌,做好徽文章”,为了吸引别人来徽州参观游玩,很多东西托此福保存了下来,新的古董也建了起来,人们的主观目的不是为了保留历史,目的单纯直接--赚历史的钱。

  繁华的墓碑在屯溪老街,在棠越牌坊群,在渔梁古坝,在斗山街,在2000年11月被列入世界文化保护遗产的西递,宏村。这墓碑只供外来人参观,不供本地人凭吊上香。
 
    离开这片土地三十多年的大姨和她二十余岁的女儿--我的表姐春节回家探亲,探亲之余动了去西递宏村看看的念头,动员家中其他人随去,可惜效果并不显著,除了我,谁也不欣然前往--早已不属于徽州的大姨表姐和注定要离开徽州的我,还有表姐的男友,同样是不再属于徽州的曾经徽州人,我们四人坐在一辆奥迪小轿车里,奥迪小轿车带我们去认祖归宗,去寻找那么一点点文化认同感,也可能这四人中只有我是这样的想法,其他三人的目的不明。

  说来甚是好笑,我的歙县家乡话经常被舅舅拿来取笑,在歙县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还颇有未得歙县话真髓的意思,而徽州的那些古迹名胜,我也基本上未曾亲近。就像时常耳闻的西递宏村,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宏村是西递的一个村名,此回才知西递宏村都是隶属黟县的村落,两个村子之间相隔了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之前我的错误认识我没敢声张,怕又落了取笑,自己也很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个徽州人实在是不怎么称职。

  这次出游的前一天下雨,这天是天阴,天阴,莫非这是和古徽州最贴近的天气。徽州本不应该在灿烂阳光下一任它的雾气氤氲被蒸发散去,它应该在这样的阴天中,任屋角的霉菌慢慢繁殖横行,我的徽州,阴天是它最贴切的情绪。

  途中见到一不知名的新建筑,依山而建的马头墙,白墙黑瓦的,顺着山坡的起伏而迤逦,里面可以看见缩小版的牌坊群,听人说这也是新建筑的景点,里面有徽州很多出名建筑的缩小版。车内的四个徽州人听了都一致的批判,来徽州游玩,真古董俯地皆拾,何必来看你这假古董?又听说这个工程耗费了数千万,更是在口头上表示了对它的蔑视之意。

  首先是到了西递,一进村口,便看见一座牌坊。作为徽州人,牌坊是司空见惯的,消磨了我六年中学生涯的母校大门便是一座牌坊。记得十一在北京香山玩,看见山我便说我是黄山人还来看香山真是给它面子,看见牌坊又道我是徽州人这样的牌坊不看也罢,谁都听的出来我的语气是如何的洋洋自得。

  徽州最出名的一座牌坊就是许国牌坊,也是中国现存唯一一座八角牌坊,就在歙县那条三十分钟可以通走一遍的商业街街尾,旁边就是我在这读书时念念不忘的新华书店,来往行人在下面穿梭而过,没有谁会在路过时抬起头看它一眼。

  我们被分配到了一个导游,导游告诉我们,西递这样的牌坊本来有十三座,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其余十二座皆被炸毁了,只留了这一座做反面教材,导游估计是这段话说多了,说的时候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唏嘘。

  我转到牌坊的另一面,看见上面用红笔写的字还依稀可见,左书建设搞得好,右书卫星放得高。西递人并没有去试图遮盖这一段历史,文化大革命,那也是中国的一段历史。牌坊是建于康熙年间的,本来于它一起矗立的还有十二座牌坊,后来是五十年前,其余的十二座倒塌,只留下它做反面例子,在“恩荣”的两个大字下被红笔写下了那两句全中国皆知的标语,那两句红标语的旁边,四只石狮子沉默无言,八只眼睛看过了荣耀看耻辱,然后看现在游客无数双滴溜溜的眼睛在它们身上转来转去。

  一座牌坊,历史重叠历史,何尝不是中国的一块化石,文物的另外一个名字本应该是化石。

  而荣耀和耻辱,现在都不过是卖点。

[ 1 ] [ 2 ] [ 3 ]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黄山旅游线路
黄山天气预报
如何来黄山
在线票务预订
自助旅游
留  言
电子邮件

关于我们 | 你问我答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汇款须知 | 隐私声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2002-2020 黄山中国国际旅行社 保留所有权利
电话:0559-2542110  13365597857  传真:0559-2515255  邮箱:johnson_yeh@hotmail.com
 皖ICP备05014227号